假画手假文手
你们好。

精神病医生与病人Ⅱ

第一章:http://ddddelicia.lofter.com/post/1dbdf51f_eef02be

CP 安雷

OOC注意

清晨的阳光通过窗户洒落在木地板上,树上的鸟唧唧喳喳的叫着,示意着新一天的开始。

安迷修昨天晚上并没有回家睡觉,他因为查询跟BPD有关的资料忙到深夜,现在正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补眠。
他的助理在这时碰的一下打开门,拿着一个袋子和一杯咖啡进来,袋子里装的是安迷修的换洗衣服。
“安医生,醒醒,准备到上班时间了。”助理有些粗鲁的推着安迷修,打算把他摇醒。
“让我再睡十分钟…哈—”安迷修伸手拍掉了助理的手,打了个哈欠,翻身换个姿势继续睡。
助理默默的翻了个白眼,然后开始整理散乱在地板上的资料。随后,她把资料,咖啡和袋子一起放在办公桌上,随意的坐在了上面玩着手机等安迷修起来。

哦在这里顺便介绍下小助理,性别女,名叫壹,白发红曈,158的矮个。大学毕业研究生,目前在安迷修这里当实习助理,跟安迷修算是旧识。性格略浮躁,易爆粗,但不会在有病人的场合显现出本性。还有她对安迷修一点兴趣也没有。

于是,十分钟过去了。壹没再给安迷修多睡的机会,她直接把盖在安迷修身上的被子一把扯起,大声喊道:“起床了啊——!!”
安迷修不情愿的揉着眼爬起来,看了眼手机,早上8:30。
“快点去浴室洗澡,备用衣服已经给你拿来了。再过半个小时就要开始为那个BPD患者进行治疗了。”壹伸手指了指书柜旁边的浴室,催着安迷修去洗漱。
“是是。”他顺手拿过办公桌上的袋子,向浴室直径走去。

洗完澡多少有些精神,借着咖啡的尽来提神,虽然眼睛的黑眼圈还是掩盖不在安迷修想睡觉的心情。但是没办法,上班的时间已经到了。他现在向雷狮的病房走去准备进行他的工作。
来到病房门口,轻轻敲了敲门,说了句我是安迷修便开门走进。他再一次因为VIP病房豪华的装修和设备感到赞叹。床上原本躺着的人也因为安迷修的到来翻身爬起。
“早上好,雷狮。昨晚睡的还好吗?”安迷修关心的问道。
早上好。倒是安迷修你没睡好吧。”雷狮看着对面人那醒目的黑眼圈。
“哎呀说来真是不好意思哈哈。”意识到自己现在的面色,安迷修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见床上的人又开始沉默不语,安迷修把旁边的凳子拉倒床边,一屁股坐下,开口问道:“今天天气不错,要出去走走吗?”

雷狮看了眼窗外,阳光有些刺眼,但是很舒服。他点了点头。

安迷修笑了笑,伸出了他的手,“走吧。”

看着这个医生对自己的微笑,雷狮感觉自己心里有什么被戳了一下。

“好。”

走出充满消毒水味道的医院,迎面扑来的是新鲜的空气,混杂着少许花香。

安迷修牵着雷狮的手,带他来到医院附近的早餐店,跟老板打了声招呼,点了两份面包牛奶。他看着雷狮,发现他在四处张望,但是还是没讲话。

现在真是安静啊,不知道另一面会是什么样的。

“哟医生你的两份早餐好了!”早餐店老板还是那么热情。

安迷修说了声好的,刚想双手接住时,牵着雷狮的那只手被紧紧抓着,雷狮也因为动作的牵扯突然猛的回过头看着安迷修,尽管只有一下下,安迷修看见了他脸上的表情闪现了些错愕。

哦呀,终于有点表情了。安迷修心想着。 

他左手接过早餐,跟早餐店的老板说了声再见,牵着雷狮往医院的方向走着。一路上雷狮没有说话,低头看着人行道,手还是紧紧的抓着安迷修的手,生怕他下一秒走开。

走进医院大门,一路上碰见不少同事,安迷修都热情的跟着他们打招呼,还有几个小护士问他牵的人是谁,他笑着说:“我的小患者。”语毕,安迷修觉得自己的手又被再抓的紧了些。

两人走到树荫底下,一起坐在了木质的座位上。安迷修把还热乎的早餐递给雷狮,“这家店的面包特好吃,牛奶的味道也很棒,尝尝看吧。”雷狮这才松开手,接过早餐。

安迷修看了眼被抓的发红的手,内心吐槽了句现在小孩子力气都这么大吗。

“安迷修你跟周围的人都相处的很好吗?”雷狮喝了口牛奶,皱了下眉,他不是很喜欢这个甜甜的味道。

“是啊,怎么了吗?”安迷修已经把那瓶奶喝了大半瓶了。

“你不害怕吗,跟这么多人打交道。”他的目光看向在医院门口进进出出的人群,脸上的表情有些惆怅。

“那你害怕我吗,雷狮。”

“不,我不怕你,安迷修。”

安迷修又笑了,他伸手摸了摸雷狮的头,雷狮被他摸的有点晕,他不明白为什么安迷修有什么开心的事情让他一直笑。但他不讨厌他笑,安迷修的笑让他感到一些安心。

“那么小家伙,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脸上的伤怎么来了吗。”安迷修的手轻轻扶摸着雷狮脸上贴着创可贴的地方。

雷狮沉默了一会,“父母打的。”

果然是被打伤的,安迷修有些不爽的啧了一声。 

只是个稍微的发出了个声音,却让雷狮紧张了起来,他的声音有些抖,“安迷修,你、你生气了?”紫色的眼睛里满是不安,让安迷修看着有些揪心。

安迷修摇了摇头,“没有,我没有在生气。”

“可你刚刚看起来不是很开心。”

“没有呀,你看我现在不是笑着吗。”安迷修又给了他一个微笑。

雷狮又不说话了,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安迷修见状心想着糟了,得讲些别的话题。

 

“雷狮啊,早餐好吃吗?”安迷修指了指已经没有包子的牛皮袋。

“包子挺好吃的,只是我不喜欢喝甜牛奶。”

“那下次我买纯牛奶给你喝好吗?”

“嗯。”

他的头靠在安迷修的肩膀上,突然的动作吓了安迷修一跳。

“安迷修你觉得我难相处吗。”

“不,我觉得你很好。”

 

“那你觉得我有病吗。”雷狮转过头,他的脸突然清晰的出现在安迷修眼前。两个人现在的姿势有些暧昧。

安迷修看着他,雷狮的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但是提出的问题总是那么让人难受。

“你没有病,你只是需要人来帮助你,你是一个正常人。”安迷修的语气里充满着坚定。

“是吗。”雷狮轻声笑了下,他站了起来,朝安迷修伸出手,“再带我逛下附近吧。”

“好的,小家伙。”

带着雷狮晃荡完附近,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当安迷修送他回到病房,雷狮并不是很想进去的样子。

“今天就到这了吗。”雷狮的声音里有些不舍。

“明天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听话,进去休息吧。”安迷修已经打开了房门。

雷狮张开了双臂,他在向安迷修寻求拥抱。

“那么明天见啦,雷狮。”安迷修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明天见。”

回到办公室,见壹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昨天整理的资料。

“患者情况怎么样。”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懒散。

“还好吧,今天暂时还没出现什么很激烈的举动。”安迷修一进来就直接坐在地上,比起办公凳他比较喜欢坐在粗糙的木地板。

“是吗。多注意点吧。”

“嗯。”

安迷修当然知道自己要多加注意,他第一次接触到BPD患者。虽然之前有听前辈们说过BPD患者很危险,称他们是精神病医生杀手。然而安迷修没感受到雷狮身上有什么令他毛骨悚然的,至少现在没有。但是他还是对雷狮一无所知,今天并没有什么进展。

“壹,你帮我去查下小家伙的背景。”

“哈?昨天不是已经去登记处那找过了吗——”

“再深点。”

“...知道了,真麻烦。”壹猛地从沙发上起来,“那我就先走了。”

安迷修做了个抱歉的手势,“拜托了。”

回应他的是壹关门的声音。

希望能查出些有用的,安迷修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

看样子最近都不能回家睡了啊。

 

-TBC-




评论(7)
热度(47)

© 废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