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画手假文手
你们好。

精神病医生与他的病人Ⅰ

CP 安雷

私设有

OOC注意

【年龄操作注意,安迷修26岁,雷狮16岁】


黄昏傍晚的六点,是各行人下班回家吃饭的时间,也是交通堵塞的高峰期,形形色色的路灯亮起,整个城市开始变得喧闹起来。

安迷修坐在办公桌上处理一摞又一摞的病历档案,他抬头看了墙上的种,打算去附近的快餐店解决晚餐。在他思索着要吃清蒸还是红烧时,办公室的门吱呀的被实习助理打开了。

“啊不好意思,医生,这里有位急诊病人需要您看下。”小助理脸上写满了抱歉的表情,她似乎想起这个时间点是安迷修的饭点。

“没事,你请患者进来吧。”安迷修挥手示意,心想着今天的晚餐只能去医院的小卖部买些面包来填肚子,尽管并不美味。 

进到办公室里的,是一个看起来15,6岁模样的少年。自然黑的头发,白皙的皮肤,干净好看的紫色眸子,让人在意的是脸上的一些擦伤,校服上还粘上了一些尘土和血迹。

安迷修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人,伸手做出了请的意思,要他坐下。

“医生,你觉得我是一个正常人吗?”黑发少年提出了他的疑问。

“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你能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是安迷修。”安迷修摆出了对病人才有的招牌微笑。

“...雷狮。”他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我觉得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来到这个世界就有其自身的意义,正常与否,是你对这个世界所作出的看法态度。”

 

“他们说我有病,所以把我送到医院,要我来找医生你。”


“他们是谁?”


“父母。如果你想问他们在哪的话,他们在办完住院手续后就走了。”

雷狮还是那样的表情,脸上没有任何波澜,安迷修读不透他。他不知道雷狮现在是个什么样的心情,但是从语气态度可以感觉到他现在很平静。

“你可以告诉我你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吗?”安迷修语气平缓的问道。

雷狮没有回答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皱了下眉,扭头眼神示意让一旁的助理去拿消毒工具过来。

“雷狮,可以让我消毒你的伤口吗?”他接过助手递过来的消毒水,走到雷狮旁边,半蹲下来轻声问道。

雷狮点了点头,安迷修见状便打开瓶盖,消毒水刺鼻的味道瞬间弥漫在两人之间。他小心翼翼的拿棉棒轻碰着伤口,不过因为药水的刺激还是让雷狮发出了不满的声音。

“痛就忍着,再不消毒等下就要发炎感染了。”安迷修尽量快速的处理完雷狮脸上的伤口。虽然伤口并不严重,但看起来有点像是被打的。

“安迷修,我肚子饿了。”雷狮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那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你去查点东西。”安迷修这话前半句是讲给雷狮听,后半句是讲给助理听。

然后他就带着雷狮走出办公室,留下助理一个人在那里。


医院食堂——

安迷修个人其实并不是很喜欢吃医院的菜,也不是嫌它难吃,就是没有合他胃口的。他觉得雷狮看起来很饿的样子就先选择了最近的饭点。不过似乎雷狮对医院食堂的饭菜没什么意见的样子。

“好吃吗?”安迷修看着有些狼吞虎咽的雷狮。

“我只是太饿了,因为、快一天没吃东西了。”因为嘴里含着饭,他的话有些含糊不清。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你的房号是多少?”安迷修递了一杯水过去。

雷狮抬头一脸疑惑的看着安迷修,似乎没反应过来他在问什么,嘴边上还残留着几颗饭粒。

“住院病房房号。”安迷修笑着伸手摘掉雷狮嘴边的饭粒。

“啊哦,1004吧好像。”他继续低头吃饭。

1004..我操那不是医院的VIP病房吗,所以说我面前坐着个大少爷咯?

安迷修伤脑筋的挠了挠头,他的直觉告诉他,有不好的预感。

 

“安迷修我问你,你孤独吗?”雷狮单手托腮问着,另外一只手在桌上敲打着。

“....你想问什么?”安迷修懵了一下。

“没什么。送我去病房吧。”

“啊好的。”

 

在回办公室的路上,安迷修一直在思考着雷狮患上的是什么疾病,似乎看起来不是很偏激的样子。

打开办公室的门,看着自己的助理捧着一沓资料站着,似乎早已等候多时。 

“怎么样,查到什么了吗。”安迷修靠在办公桌旁边,示意助理开口。

“我去登记处那里咨询了下,好像这位病人之前也有去过几所医院进行治疗,但是并没得到有效结果的样子。”

“那,病情是什么。他的档案应该是写有的吧。”

“啊是,病人患上的是BPD。似乎还有过自残行为。”


助理把手中的资料递给安迷修,似乎是雷狮之前医院的一些档案。安迷修伸手接过,哗哗翻过的大致阅览了下,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 


“我知道了,先这样吧,你可以下班了。”

“好的,那么安医生明天见。”

“明天见。”


安迷修呼了一口气,整个人坐在地上,再次重新看起了雷狮的档案,看样子今晚得要加班了。

 

-TBC-


关于雷狮的病症的介绍: 

边缘性人格异常疾患(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以下简称为BPD)

BPD的主要症状

不稳定的自我形象,造成在生活目标、性取向、自我价值、生涯规划与选择朋友上的不确定性。忧郁、焦躁、易怒,经常有戏剧性的变化和冲动的行为,譬如嗑药、酗酒或性泛滥,自杀意图、自妆等。BPD患者常会藉着自残所引起的肉体上的疼痛,来取代或减缓其无法调适处理的来自情绪上的痛苦。另外BPD也对自己的能力、自尊、自我价值,有强烈的疑虑。因为猜疑妒忌,几乎无法建立任何型态的人际关系,包括亲人、朋友、工作伙伴甚至治疗师等。大部分人格异常疾患,缺乏病识感,根本不以为自己需要专业协助,BPD尤其是,因此经常会在治疗过程中半途而废。 

BPD的成因

BPD的成因除了先天生理的可能因素外,孩童期遭受的肉体与性虐待的经验,将影响BPD自我形象的认定:“我不乖,所以总是被打;我不好,所以被那样对待〞。也因此BPD有时被视为是〝创伤後症後群〞的一种疾患。



评论(10)
热度(59)

© 废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