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画手假文手
你们好。

燥热

Cp安雷 

ooc注意
高中日常au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系列,感觉大概就写了两个人一天在校的日常吧,得知成绩的我写的没什么质量,还希望看得开心 T T

暑期的天气一如既往的燥热,特别是在教室,男生们的汗臭与空气混合在一起,整间教室犹如一间桑拿室。
 犯困的课程,闷热的天气,天花板的吊扇吱呀吱呀的转着,可却没有一丝凉意。
 安迷修一边做着笔记一边不耐烦的甩着手给自己扇风,他看了眼旁边睡觉的雷狮,一脸无奈的想着这么热的天气他是怎么睡的那么香。
 下课了,原本安静的教室一下子因为下课瞬间吵闹起来。周围的同学都一窝蜂的跑去小卖部买水买冰激凌。安迷修也想叫雷狮跟他去买水,然而雷狮还在睡觉。

 轻轻推了下他,没反应。

 安迷修摸了摸雷狮的头,打算自己一个人去小卖部,这种天气不买点什么解暑的东西是真的要死人。
 话说回来昨晚什么也没干,他今天怎么那么困,那么热的天亏他还能睡的这么香。

第五节课———
 这节课是英语课,然而快接近饭点的时间也没有什么人是在认真听课的,其他人都在交头接耳的议论着等下吃什么。
 安迷修只想快点回到宿舍吹空调,他并不喜欢这种燥热的天气,越热他越烦躁。手用力的掐着矿泉水瓶,掌间传来一股凉意。
 “哈——”雷狮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然后整个人耷拉在桌上。
 “睡醒了吗,还有一会就下课了,中午饭吃什么?”安迷修看着睡眼惺忪的雷狮,有点想笑。
 “嗯…随便,我睡了多久了?哈——”这么说着雷狮又打了个哈欠。
 “两节课还是三节课,服了你了,昨晚没睡够吗。”安迷修给了他一个白眼。
 “校队训练很,累,啊——而且那个老太婆讲课那么催眠我理所应当的睡咯。”雷狮揉戳着眼睛,打算还要继续睡的样子。
 “校队…我操,想起来今天下午羽毛球队也要训练。热死在体育馆,真希望在室外练习,晚风吹着至少能凉快点。”安迷修的表情有些绝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可以去转条好运说说祈祷下没准有用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着安迷修的表情雷狮毫不客气的笑了出来,幸好下课铃掩盖了他那杠铃般笑声,不然他就得去走廊罚站了。

  或许有时候运气就还真那么好,安迷修今天的训练就在室外练习。

  换上白色运动服的安迷修,右手拿着球拍用力的挥着。亮黄色的手胶配上黑色的球杆和蓝色的拍线有些显眼,更骚气的是他那双红色的球鞋。

羽毛球球队的队员觉得他这身搭配跟隔壁篮球队的雷狮迷之相像,说不出来的骚。

 队员甲:“那个啥,你们不觉得今天安迷修打的有点凶吗(*´Д`*)等下要训练打混双我有点害怕被他打残

队员乙:“我也觉得,几个好球的羽毛都给他打烂了(゚皿゚メ)”

队员丙:“(´・ω・`)刚刚教练说安迷修热身完了,准备打混双训练了,虽然我很不想和现在的安迷修组队,但是教练看起来更可怕点。”

三个人往安迷修的方向看过去,发现地上都是被打掉的羽毛,一股恐惧从他们心底油然生出,现在的安迷修绝对不能惹。

安迷修现在的确很烦躁,原因没别的,只是因为现在的天气而已。只是他没有意识到现在的自己因为低气压散发着一种恐怖的气场。

听到教练喊自己过去,便停下手中的动作,朝球场走去。他看着三个站在球场的队友,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他们的表情有些害怕的样子。

训练开始了。安迷修发球,他向斜对面的方向大力的打过去。对面的人只感觉到一股力向他们挥来,几乎同时,羽毛球从其中一人的脸边擦过去,要不是另外一个反应及时,第一回合他们就丢分了。

橡胶的鞋底在地面滑过,发出咻咻刺耳的声音,时不时还传来细小的破裂声。在外人看来这是一场激烈的切磋,然而仔细看的话,安迷修那边都是安迷修一个人在打,他的队友已经被他吓得不敢跟他抢球了,对面也是被他打的不省人事。

体育馆———

   雷狮这边的篮球队训练已经结束了,他坐在木地板上拿毛巾擦汗,心想着等下去室外场找安迷修一起回宿舍。

  话说回来今天的安迷修有点躁啊,不知道他球队队员还好吗。雷狮转着看向门外,虽然看的不清楚也能看的出个大概,看着两个模糊的身影跑来跑去也能得知是个啥情况了,真是惨。

   收拾好东西,他抱着篮球朝羽毛球场走去。

   雷狮随意的在场地附近找了个看起来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下巴抵在篮球上,看着安迷修等他打完。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雷狮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妈的安迷修就不觉得累吗??他打算喊安迷修叫他别打了。

     “喂安迷修。”

      安迷修没理他。

     “傻逼安迷修。”

      安迷修还是没理。

      哦,不打算理我是吗。

    雷狮从书包里随意掏了本作业,朝安迷修的位置狠狠丢去。作文本啪的一声打到安迷修的脸上。三个队员们看到这一场景觉得马上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撒腿就往场外跑。

   “啊你干嘛———”安迷修刚转头想对雷狮说什么,就被迎面而来的篮球砸到脸,碰的一下坐倒在地上。

  雷狮像没什么事一样,在众目睽睽下,捡好所有的东西,把安迷修整个人扛在肩上扛走了。几个羽毛球队的队员觉得下次安迷修再这样就得跑去找雷狮,这样他们就不会被吊打了。虽然他们更不想再见到今天的安迷修。     

  回到宿舍,雷狮把安迷修丢在床上,好看的紫眸盯着他。

“冷静下来没有,臭傻逼。 

“鼻子都给你打折了,痛死了。” 

“叫你不理我,我就只能丢球过去咯。” 

安迷修白了他一眼,突然扯着雷狮的衣角把他拽到自己怀里,报复性的乱抓一通他柔软的头发。

“我操你干嘛啊,放开我一身汗难闻死了。”被拽住的雷狮手臂在空中胡乱的摆着。

“我摸摸狗头就去洗澡。”安迷修继续摸着,没有放开的意思。

 接着他就被雷狮抓着手咬了一口,还挺狠。雷狮哼的一声做了个鬼脸,转身走去浴室洗澡。

在他刚打开花洒的那一刻,浴室门被安迷修打开了。

“干,干什么??”雷狮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一起洗澡啊还能干什么,哦当然你想我干你也不是不行。”安迷修慢慢靠近雷狮,脸上露出了迷之微笑。

然后他把雷狮推到在浴缸,为了防止他乱动,直接坐在他腰上。

“安安安迷修,我告诉你不要乱来啊,唔——

 安迷修没打算给雷狮说话的机会,直接就吻了上去。两人唇舌间粘腻的交缠,扯出了一条色情的银丝。

 然后他们俩,就在浴室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

 接着第二天的早上,从雷狮一个人睡觉变成了安迷修和雷狮两个人一起睡觉。


-FIN-


评论(5)
热度(59)

© 废莎 | Powered by LOFTER